关于高华和内卷

七弦 2020-11-14

我在德国上学的时候,所有大学没有综合排名(有专业排名),德国人没有哪个大学是top1的概念,上大学没有入学考试,能高中毕业就有资格上学,基本上申请哪个都行。当然也有某些学校有特别热门的专业,上这个学校的这个专业就要看一下高中各学期的成绩了,如果非盯着这个学校这个专业,那可能就需要排队等待,今年排不到就明年上。多数人也不至于那么执着,这个上不了就去别的地方上。上学从小到大都是全免费的,大学交一点注册费学生会费,几十欧那样。后来我去了意大利,也是差不多情况(意大利的助学金比德国人给得慷慨,留学生都能申请,按当时大部分中国学生的家庭收入水平,都能拿到助学金)。我老师听说中国的小学生要考试,非常惊讶,小学生为什么要考试?意大利教育家认为那么小的孩子还是拓展各方面思维能力的时候,考试打分对孩子没有好处。他们要到上中学以后才开始有测验。不知道现在还是不是这样了。

我在美国的同学都是非常看不起欧洲的教育水平的。在欧洲大家的生活差距小,压力也小,但是大家都差不多又怎么能显出某些人的过人之处呢?而美国的制度恰恰相反,可以让人拉开差距。在我看来美国也许给了精英们更好的支持更大的发挥空间,但是对普通人来说就未必好。总之我到美国后被小学生就开始各种繁多的测验评估打分惊到了。还有学校学区各种打分排名,住房和学区完全联系在一起,虽然不许歧视,但实际把人赤裸裸分成好多等级,这让从欧洲过来的我感觉非常不舒服,也把我的生育愿望打消了。

不过,虽然教育和医疗方面我对美国很失望,美国相比国内选择余地还是大些,你就算不加入到激烈竞争中去也不至于太糟。初来乍到不懂,后来慢慢才体会到,想养孩子还是可以的,也没那么可怕,只要别被高华们带着跑就行了。大部分来到美国的华人,都算不上笨蛋,放松一点也完全可以过得很不错。叫惨的那些人……听听就好。比如8分的学区,大部分美国人已经觉得很不错,算很好的学区,可以安心在这里安家养娃,孩子们课后上个学校提供的兴趣班,将来上州大已经很好,头两年上社区大学然后再转四年制本科的也很多。而华人呢?不是顶尖的学校不行,昂贵的私教辅导班连轴转,收入40万刀还喊穷。8分学区?NONONO太差了。整天比来比去,无论学习工作收入,眼里只有名次,生活充满各种焦虑。我在纽约和湾区的同学对生活压力多有抱怨,但是叫他们搬个家呢,一致都说其他地方没有工作。美国在纽约和湾区以外的人口也有三亿,这么多人的工作都算不上工作?没错,美国人有old money,new money,有trust fund,也搞刷题,可那是大多数人的生活吗?眼里只有这些人跟说中国人都太有钱了有什么两样?

纽约和弯曲的华人有一种倾向以为他们在这两个地方的生活代表了美国人的生活,岂知其他美国人还把这两个地区不算美国。美国的一大好处就是天地广阔,生活的可能性太多了。固然有些白人很轻松就拿到了高华追求的一切(也固然有部分美国人过得很惨,但我认为在美国的华人无论如何都不至于,所以不讨论),但是,认为这一切是必须的,说自己是被逼的,不内卷就没办法?是被谁逼的啊?还不是因为眼里只有这种生活才是好的生活,这只是自己的选择。在有些人拿着高于美国平均水平好几倍的收入一边喊苦一边喊被逼无奈的同时,很多人拿着高华们1/n的收入也过得不错。在藤校亚裔男苦于白人女孩不愿搭理自己控诉被种族歧视的同时,也一样有不是藤校精英也并不那么有钱只是比较可爱的亚裔男性交到白人女朋友。以美国的平均生活水平,以在美华人的平均素质,真不需要进藤校才有资格追梦,也不是年薪40万才有资格玩游艇。当然,高华们看不上那种生活,他们要的是大部分人得不到的高高在上俯瞰众生那种资格。玩游艇算什么,要有豪华游艇club会员资格才能算。没有藤校legacy没有club会员就没有资格追梦(可能他们的梦就是藤校legacy和club会员),这真不是什么被迫无奈,真的没人逼你们。

“中国人最可怜的甚至也不在于内卷,而在于想象力被连根拔掉了——想象不出来不内卷的社会是什么样的,也想象不出来为什么可以不内卷、怎么做才能不内卷。” “With Asian-Americans it’s all about ‘getting ahead’ and ‘being better than everybody else’”,对我所认识的高华们,这两句话可一点没说错。我曾经因为对美国的极度失望非常想回欧洲,但是现在觉得美国还有一些可爱的地方,这里至少有足够大的空间,有足够多的自由,让我完全不参与什么内卷就可以按自己喜欢的方式生活。我对自己目前的生活还挺满意,只是顺手写下这些感想。理解同胞们想提升阶层的愿望,也愿意看到华人整体能在美国有更强大的实力,但更希望华人的群体形象更可爱更受欢迎,而不仅仅只是聪明勤奋吃苦耐劳,更不希望是功利,势利,自私自利等负面形象。靠目前的解题思路行不通,而且恐怕正是妨碍他们达成目标的阻碍。